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1934的博客

总督:总在监督不符合情、理、法的社会现象。

 
 
 

日志

 
 
关于我

51年参军,52年立二等功,53年提干,55年复员,94年在企业退休。会计师。曾在会计师事务所任副所长。民建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我的父亲叶德如  

2017-02-26 22:12:28|  分类: 人物介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父亲叶德如

先父叶德如(馨群、炳瑞)1898年生,是广东省龙川县鹤市镇富石村人。

1924年在上海念大学时,受孙中山先生革命思想的感召和当时革命思潮影响,毅然投笔从戎考入了黄埔军校第三期。参加了东征和北伐、抗日。在惨烈的战斗中,他是幸存者。我记忆中儿时耳闻的片言只语是:

在参加东征胜利后,曾戎装骑马回过龙川富石家乡;

北伐时曾婉拒属下为其私藏的财物并悉数交公;

在东征北伐时曾立有战功;

北伐至南京后,1929年在南京与我母亲结婚;

 当时父亲在45师当上尉连长;(1929年1月,国民革命军各部缩编,41军与47军高桂滋部合编为45师,师部驻防蚌埠。师长方振武,副师长鲍刚。4月鲍刚任师长9月方策收编鲍刚芜湖反蒋兵败残部接任师长。1930年卫立煌继方策任师长,参加中原大战。1931年6月28日45师改称第10师,师长阮玄武,副师长白兆琮,按照军校教导师的德式教育方式来训练,训练成战斗力强劲的部队,10师已演变为中央军嫡系部队。)

1930年中原大战整编后在23师当少校政训员;(据史料:23师是围剿红军时的总预备队。师长李云杰。)

1934年3月调河北保定53师;(据史料:在江西围剿将结束时,蒋派钱大钧在保定成立编练处,并成立6个补充团。随后编成两个补充旅入赣剿共。)

1934年10月调潼关 。(蒋介石派嫡系重兵守卫潼关,抗日战争中客观上保卫了西安也保卫了延安。) 

1937年5月母亲李梅玉带我去重庆见父亲

1937年9月母亲带我回南京;

1937年10月舅舅李梅生陪同母亲带哥哥和我经怀安、安徽、湖北、湖南、江西辗转回广东龙川鹤市富石家乡避战乱。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父亲则随部队参加沪、京的抗日战争。

1938年在山东荷泽、沧州抗日:

27军23师师长李必藩中将重伤自杀;

中将师参谋长黄启东5月14日率部突围中弹牺牲。

1939年1月调广东新田、南雄七三后方医院,任中校监理员,任内揭露了院长的贪腐问题;

 1940年调广西柳州第四战区长官司令部任上校行政督察;

1942年8月调韶关第七战区任督察、专员;

1943年4月迁南雄;

1944年1月战事吃紧,全家步行回广东龙川;

1944年10月返回韶关;

 1945年7月调浙江衢州绥靖公署任督察、专员;(同住的陈本一老师,是画家,在家中兼生产粉笔,只请了一两个人,生产工具是一口煮石膏用的大锅和一副铸铜的粉笔模具和烘、晒粉笔的簸箕,很简单,没什么技术含量,需投入资金不多。)

1949年3月调广州、海南任64军政工处长,后因军长容有略的亲信、廖姓副处长争权而辞职到海南司令长官部另谋闲职至1950年4月海口、琼山解放。

1950年海南琼山解放后,即变卖衣物,携一家老幼,沿途靠借助、投亲靠友返回大陆家乡,欲了夙愿,筹资“生产粉笔”,以实业救国。

如湛江“人我牙医”冯裕升、广州的曾作明、杨中平、叶国权、叶永青等均有借助。

后来母亲在广州工作时,还还了杨中平等乡亲的一些“债”。

途径广州时,父亲因带着从未涉社会的妻子和缠足的老岳母和未成年的子女老幼三代,又无经济能力,故婉拒了众多亲友和时任政府高官的“黄埔同宗同乡”的“留在广州”的相劝,决定先返回龙川家乡,安顿好家属,筹建“粉笔厂”,有时到偏远农家进行家教及带我参加农作。如“筹厂”不成,再到广州。

1950年10月10日中共中央的“双十指示”在全国开展了镇反运动。

父亲被捕了。这时我在金安中学寄宿。

炳高三叔带我去探监,恰见父亲在外锄草,但未能与我谈话。

三叔对我说:现在众亲友正在联名保他,说他爱国为民、为官一生廉洁,两袖清风,正是共产党所提倡的,你爸很快就会回来。

我当时也认同三叔所讲:父亲很快就会回来。

海南岛琼山解放时,我亲眼见到入城的解放军有序的在马路两旁休息、对民众秋毫无犯、纪律严明,官兵一致、关系融洽,待人民“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对共产党顿生崇敬,认定这是强国富民的依靠。

在共产党号召为保家卫国要抗美援朝时,便毅然参军,随时准备将生命贡献给国家。我在解放軍中的五年,屢受表揚和獎勵,还立了二等功,提了干。

在镇压反革命运动中要镇压的反革命,国家是有法律依据的,还有明确的范围:是“有民愤的”和“有血债的”。

但在刚掀起的轰轰烈烈的运动中,当地政府没能按照国家的法律和明确的“有民愤的”、“有血债的”才要杀的规定,父亲于1951年2(3)月间在龙川县鹤市镇被枪决了。

这是明显的错案。

有关部门本应主动纠错。

母亲来信告诉我时,没有说父亲的罪状。

当时我正在教导队学习,即将来信交领导并要求组织去了解父亲的具体罪状,以便正确认识、对待。

我也曾写信询问龙川县人民政府,但均未有答复。

复员到地方后,也曾向单位提出请他们去了解。

直至“四清”时,单位才告诉我:是因历史问题。

1979年开始,我又向龙川县人民政府、张鉴林县长、统战部、人民法院等,和广州市民主建国会、广东省黄埔军校同学会等提出申诉,请求协助。

政府部门除龙川县委统战部以“不属我部处理范围,现将原信退回,请你直接向有关部门提出”的答复外,其他均无答复。

广东省黄埔军校同学会和龙川县黄埔同学联络小组则负责地与我书面保持联系,询问解决情况,并将我的要求“转请龙川县法院研处,依政策处理”:

1988年12月9日将“接龙川县人民法院十一月三日复我会函说,接你的申诉书后,他们便多方寻找你父亲叶德如的档案,迄未找到,所以未答复申诉人。”转知我。

1988年12月14日又便函告诉我“你父亲档案问题,已函请龙川县法院尽最大可能给予寻找了”。

至今龙川县法院仍然“未答复申诉人(我)”。

为家父平反的申诉只能无奈地以龙川县法院的“查不到档案”而终止、只能认命了、只能作为“运动”中必然要付出的代价了。

镇压反革命运动中有多少无血债、无民愤,未持枪抵抗、无隂谋破坏的人被以反革命分子错杀、错关了的,而没有得到应有的平反呢?

毛泽东在总结镇压反革命运动时都说:“杀了70万,关了120万,管了120万,按千分之一的一半,是扩大化了。”

如:“1982年7月湖北省高院宣布无罪平反的38号(人)中的第一号邓玉麟,是辛亥革命元勋,号炳三,土家族人,1881年出生在湖北省巴东县,1926年北伐战争时,曾任北伐军右翼军第一路军总指挥,参加荆沙、宜昌等役。1950年底被捕,次年春以“组织反革命暴动”的罪名被处决。据说董必武(国家副主席)曾电示刀下留人,但电报到时,邓老已经命赴黄泉。

据史料:黄埔军校“第三期共有1297人入学” ,“三期生中,广东省有235人,占18·1%,”其中龙川县籍共有七人:“雅寄的罗同登、李光恩(幸华),富石的叶德如(馨群),芝野的钟熴(耀华),十二排的唐赓增,官天岭的彭培亮(钦明),还有李受恩(惠思)”。其中 “三期生东征殉国22人、北伐殉国57人”其中龙川籍北伐牺牲两人:“唐赓增于1926年10月北伐时在江西南昌阵亡,时年20岁,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补充第四团第七连中尉连附”;“罗同登于1928年1月 4日北伐时在广东龙川阵亡,时年25岁,任国民革命军初级军官”; 钟熴北伐到南京后,曾与佗城同乡黄镇兴(音)等参加父亲的结婚、生子喜庆。后于“1937年至1945年任中央军校第七分校教育处军事教官(39年任上校)”。镇反运动时据说本已决定要杀,已绑赴刑场,适逢纠偏的“十六字令”及时到达而幸免于难,后在乡终老。

抗日战争爆发,在家父的影响带动等原因下,众多的乡亲参加了卫国抗日部队,有的为国牺牲了。如富石村其侄叶龙书(子飞)、叶汗青、叶熊祥(黄婆)、叶兆祥,族弟叶永青(和秋)、叶恒青,表弟余x怀、族侄叶绍基、叶伯涛(志青、必青)、叶云才、叶杰生(常青、石松))、叶汗华等和内弟李凌(梅生),均参加了抗日救国。

其中:1939年至1941年在广西柳州时,就有叶龙书、叶熊祥、叶汗华、叶杰生、李凌、余x怀等。

叶龙书曾在粮仓工作,抗战胜利曾参与接受日寇投降。1951年因有惋惜家父被处决言论而被处决;

叶汗青考入军校,曾在重庆任宪兵,解放后到香港,在香港终老;

叶云才考入军校,曾在昆明抗日,在昆明成家落户,解放后在昆明终老;

 叶熊祥曾参加衡阳保卫战,在与共产党员叶恒青一同渡湘江时,叶熊祥为照顾叶恒青不幸牺牲,叶恒青得生还。

解放初期叶熊祥家属曾按抗日烈属受到优抚,但后来却以家属无法提供有效证明而取消了优抚。

后来,其妻无法养活一对年幼子女而被迫改嫁,子女也跟随继父姓了张,现在孙辈也是姓张。  

 叶恒青曾参加衡阳保卫战,共产党员,解放后曾在惠州戏院工作,早年病故;         

 叶杰生(常青、石松)抗日时期曾在柳州、韶关。1946年参加中共粤赣湘游击队,解放后曾在东莞粮食部门工作,后在佛山南海财办主任任上离休,现仍健在。(2013年病逝,享年九十岁)。

 李凌(梅生)1939年在柳州参加青年军赴云南抗日,是文工团员。1951年在山海关南关大街平安旅店其妻周耀先的姨父周文卿的家中被捕后无音讯;  

 叶永青曾在抗日的后方医院工作,解放后在广州市东升医院当医生至终老 ;

 叶伯涛(志青、必青、嘉伦)在海南岛与胞兄叶麟祥同进军校,海南岛将解放时同赴台湾,后分离,不久胞兄病故。

后来,叶伯涛闻讯,曾与在台湾的亲友黄俊(俊良)、叶士俊(云霞)、叶绍宗、钟文岳等出钱出力为胞兄叶麟祥寻碑、建坟,叶士俊撰写悼文。

以后黄俊又将胞兄叶麟祥骨灰送回大陆;

 叶兆祥曾在广东南雄县陆军后方医院工作,解放后在乡病故;      

 叶绍基抗日胜利后回乡,解放后在乡病故。

叶燕祥

二零一一年十月四日

(二零一三年五月一日)

(二零一四年九月八日)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