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1934的博客

总督:总在监督不符合情、理、法的社会现象。

 
 
 

日志

 
 
关于我

51年参军,52年立二等功,53年提干,55年复员,94年在企业退休。会计师。曾在会计师事务所任副所长。民建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我做的太少——侯欣最后的陈述  

2014-01-29 20:37:03|  分类: 护法维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我做的太少——侯欣最后的陈述

http://www.qmhistory.cn/read.php?fpage=1&page=e&tid=55943

 

    今天我站在这里接受审判,在此之前的十一个月里,我经历了平生从未想过能经历的一切,直到站在了这里。我反复的问自己,是不是真的犯了罪?是的,对于我的家人,我亏欠太多,作为一个女儿、一个妻子,我是不称职的。我在西单331的举动,的确事先没有经过公安机关的批准,这一切都是错误。但是我要说的是:我无罪!

    公安机关、检查机关、法院多次诚恳的劝导我认罪,我的亲人、朋友也有很多人劝我认罪。我知道,如果我认罪,对我自己可能是最有利的,但是对于我们的国家,如果要求官员履行最基本的职责,公示财产,是有罪的,那么我们这个时代就是荒谬的时代,我们每个人,无论是高高在上的衮衮诸公,还是为生计奔波的平头百姓,都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千百年后,我们的后代会嘲笑讥讽我们,嘲笑我们这个时代,讥讽这样有一群不辨是非,自外于现代文明的猪一样的民族!

    是的,我恐惧,今天我站在这里更恐惧,恐惧着牢狱之灾,恐惧着我两次病危后的羸弱身躯,一旦走进监狱,是否还有走出了的那一天。但是我更恐惧的是违逆自己的良心,浑浑噩噩的活着,在生不如死和死亡之间,我宁愿选择死亡。

    放眼看看吧,独立抗拒法西斯,建立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拥有四千多年文明史的中国,我深爱的祖国,沦落到了什么地步?绝大多数人以逃离他为荣,包括那些教育我们爱党的庙堂之上高高在做的诸公,豺狼当道,腐败遍地,随便抓出一个贪官就会让整个世界瞠目结舌,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悲哀。习总书记意识到反腐关系到执政党的生死存亡,那么何不结合全民的力量,让公民行使《宪法》第三十五条赋予的言论、集会、结社、出版的自由,监督执政党,改变着一切,为后世子孙做一个交代?

    公检法把我和许志永等人作为了同案犯,其实我和许博士并不相熟,只见过寥寥数面,谈过的话不到十句。我的同案犯们大多居住在北城,而我独自居住在南城,更由于家庭和性别的关系,晚上我很少出来参加任何活动,所以我做的事不多,上街公开表达“公民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活动,我只参加了331这一次,而且是在围观拍照,并没有打横幅,也没有演讲。但是我并不觉得冤枉,我把这作为一个殊荣接受下来。虽然我不如他勇敢,不如他睿智,但是对他的许多观点,我都是认同的。

    数十年前,当今执政党的先贤们高举反腐败、建立民主共和国、开放舆论等等旗帜,推翻了当时国民党执政的国民政府,这一切史籍中均有记载。六十多年过去了,恳请衮衮诸公,俯念先贤父辈投身革命之初衷,兑现当年对国民的承诺。历朝历代为我们所不齿的封建帝王,除了极个别的暴君,尚且谨守道德底线,不以言治罪,不杀言官,难道在现代文明的今天,我们还做不到吗?菜市口戊戌六君子人头落地,大清王朝的丧钟敲响!

    许多人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是的,迄今为止,我已经四十五岁了,和许多人相比,我并没有受到过多的不公平,没有受到过迫害,但是我们是一个人,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公民。如果只有当你自己的利益受到侵犯时才发声抗争,那不就是一头猪吗?六十五年过去了,如果在这个国度,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做一头猪才是正常的,这是整个民族、整个时代的悲哀。堂堂正正做公民,这不应该是一个奢望。我爱这个国家,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我对这个国家、对我的同胞,那份放不下的爱。但是我认为爱国的最高形式就是监督政府,监督执政党,而不是歌功颂德、逢君之恶。

    无论法院如何判决,我做了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情,我愿意承担后果。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一个公民站在被告席上受审,只是因为她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2014年1 月23日)

2.肖国珍律师:侠女侯欣 ?

??http://www.bhls010.com/likai/2027.html

 

侯欣进去了。没有理由感到意外。

意外的是,已经超过二十四小时——我又一次低估了人民民主专政的威力。

往事并不如烟。一幕幕场景,再现。

记得与侯欣的第一次见面,是在2012年12月8日,金太一品轩,康国雄老师约我过去的。鲍彤、姚监复、陶世龙、盛禹九、杨天石、胡甫成等民主老人都在,各有高见。

侯欣讲话,一鸣惊人,言语铿锵情怀激越、掷地但闻金石之声:“和平,和平,和平已经不复存在了!二十三年前,在广场,我的同学死在我的身边,从那时起,就丧失了一切和平!你说要政改,请你给我路线图!你一百年不动摇,我傻啊!狼总是要吃羊的,独裁者就认大炮!让一个撒旦统治到死?坐而论道,清谈误国,在这里能哭死董卓?我不主张暴力,但人民不能放弃暴力!枪杆子不具有方向性价值,同时枪杆子具有普世效用价值,在普世价值指引下射出的子弹就是正义的子弹。不公开财产,官员就是盗贼!要么公开,要么滚蛋!行动就是一切!”言者酣畅淋漓,闻者热血沸腾。

我“演讲”的主题是:若修宪,首先就要废除四项基本原则。

话毕,侯欣来到我身边,促膝而谈,握手言欢——以后每次见面(不超过五次吧)——都是如此。我们相见恨晚。

两会期间,诸友被软禁,其中自有侯欣。多日未见,我们彼此想念。她接到我电话,终于赶来。她告诉我她是如何逃出来的:装作要买菜,到超市购得两根白菜后,回头看“尾巴”仍在,于是继续装作要去大市场,一转身将白菜扔到垃圾桶里,拔腿就逃,才得以见我。她兴高采烈,讲了最近的一个上街的故事:诸友一起举牌要求官员公布财产,有友A摄像,被数宝宝围追堵截,A为保住珍贵的照片,夺路而逃。其间跑进超市,混进人群,急中生智,将摄像机放入存包柜,记住密码,撕碎密码条,泰然自若地走出,被宝宝逮住,宝宝苦无证据,只好放人。

最后一次见面,是在昨天。我们一起聚餐。中餐。老时间,老地方。追思肖默先生,共谈国是。同室聚餐的,除了前面提到的前辈,还有杜光、郭道晖、胡竟成、曹思源、高瑜、李伟东等诸位老师。

“我代表北京街头民主派委托来讲话”,侯欣说,“从二月份起,我们共上街十二次,其中四次成功八次失败。有人说,你不用上街,我们男人上。我说不是所有男人都是男人,当中国男人上街时,我就退出。偌大中国,岂是无人?是的,我想对官员们说,亮媳妇不如亮财产!骗了我们六十四年,现在,我连你的标点符号也不信了!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始,为民主做炮灰,乃我三生有幸!我们离亡国已经不远了!我现在保证,我一周上一次街!我的想法很简单:让长辈前人,死而瞑目;让子孙后代,生活在自由幸福之中!”

她的话,能点燃南极的冰——这是我的第一感觉。

同时,她不乏理性地说:“各位老师,我们需要什么?我们需要三样东西:你们的道义支持、理论指导、网络呼吁!”

聚会结束时,我已找不到她。后来我推断,不到一个小时,她又“上街”了,她和袁冬(13691261484)、张宝成(13717977833)、马新立(13671026723)等三位勇士,到西单展示“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的横幅,反对腐败,被警方带走,其中张宝成和袁冬在西单西大街派出所,侯欣和马新立在二龙路派出所。

朋友们不断地打电话进来。最早的消息是行政拘留三日。

下午,杨子立先生与诸友在二龙路派出所围观,向我打电话咨询。与子立见面,我说:“今晚我要写侯欣。”正当此时,袁冬夫人朱雅春女士打我电话,告诉我,她已与警方确认,也已与袁冬通话,他们四人被关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袁冬已被刑拘,其他三人不详。最后一个电话,手机显示是21点。

我必须立即写下来,哪怕这篇文字,以我一贯的严格要求,是不完整的,我也必须在今晚发出去。

是的,侯欣,以她的行动,实践了她的承诺。

是的。

偌大中国,岂是无人?

中华儿女,今安在?我堂堂中华,竟然需要一个弱女子来担当牢狱?

是的。

我们需要三样东西:你们的道义支持、理论指导、网络呼吁!

最新证实:四勇士均已被刑拘,包括侯欣。

---------2013年4月1日晚

?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