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1934的博客

总督:总在监督不符合情、理、法的社会现象。

 
 
 

日志

 
 
关于我

51年参军,52年立二等功,53年提干,55年复员,94年在企业退休。会计师。曾在会计师事务所任副所长。民建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狸猫当太子 谎言当圣旨  

2013-01-25 20:47:28|  分类: 护法维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狸猫当太子  谎言当圣旨

评述人事部炮制《宣传提纲》乱政害民十周年

       中国的封建社会宫廷里曾经演绎过一出“狸猫换太子”的政治闹剧,阴谋者为篡夺王位,借用狸猫充当太子,嫁祸母子,驱逐出宫,沦落为民。成为历代相传的阴谋政治的经典之作。

       十年前,共产党执政的国家机关里,宦官专权的人事部沿袭“狸猫换太子”的政治权术,越位篡权自称太子;编造《宣传提纲》,散布政治谣言,伪充“圣旨”,把近百万企业军转干部“废官为民”酿成了一出“卸磨杀驴”的现代悲剧。使解甲回乡,安身企业的卫国忠良,惨遭迫害,下岗失业,贫困交加,生计无依,群体上访,依法维权,旷日持久,不得平息。在共产党执政60多年的国度里,出现了“官无诚信,法无公正,民无尊严,社会不宁”的奇特景象,使共产党以人为本,执政为民,关注民生,和谐稳定的执政理念,蒙上了极不光彩,极为羞耻的雾霾、阴影。

       为使广大受害“特殊群体”和愚忠的“解困官员”认清这场现代悲剧的始末、内涵,本文特遵循“十恶不赦”“除恶务尽”的古训,为“狸猫太子  谎言圣旨”,开具十恶清单,肃清流毒,伸张民愤。

       其一,伪造圣旨  嫁祸中央  共产党执政以来,历代明君,无数圣旨,昭示天下,历历在目。“军队转业干部是党和国家干部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军队转业干部到地方工作,享受原军队职务等级相同的地方干部同等的政治、生活待遇。”“要切实保障企业军转干部的合法权益。”企业军转干部把这些金科玉律概括为“一个身份、两个待遇”完全是合法的、正当的,有法可依,无可非议。然而,十年前,人事部依仗权势,纠集同僚,炮制了吹捧“解困政策”的《宣传提纲》,编造了这样一段政治谣言:“企业军转干部这种‘一个身份、两个待遇’的要求,既不符合实际,也不符合改革的需要。对此,中央有关文件,已有明确规定。”从此,这只身居皇宫神庙的“狸猫”就成了“太子”,《宣传提纲》散布的这段谣言屁话就成了“圣旨”。

   十年过去了,这个中央是谁?有关文件在哪里?明确规定又是如何明确?如何规定的?这一切都纯属乌有!纯属政治迫害!此为十恶之首也。

       其二,伪装慈善 投毒施舍  狸猫太子在挥下屠刀,剥夺“特殊群体”合法权益之后,又迫不及待地粉墨登场,把自己装扮成“救世主”“慈善家”,抛出了一个掺和着砒霜剧毒的“解困政策”。其要点就是“三个基本金”“两个平均值”“一个送温暖”,这是一种低值的,投毒性的伪善施舍。其用心就是要用低值的小惠,赎买“特殊群体”用青春、热血、辛劳、汗水而获得的高昂的人生价值;就是要用施舍中的剧毒,让“特殊群体”蒙受精神摧残,丧失理智,消磨斗志,屈辱而生,含恨而亡。一言以蔽之曰:就是要让“特殊群体”成为一群灾民、难民、平民、乞丐,成为不饿死、不流浪、不闹事、不上访的“植物顺民”,为当权者吹嘘的改革发展成果,社会和谐稳定充当“殉葬品”“奠基石”。此乃十恶之二也。

       其三,编造托辞 掩饰祸心  近百万“特殊群体”十几年、几十年保家卫国,浴血疆场,守边御敌,抢险救灾,除暴安良,服务人民,功绩卓著,天地可鉴。理应得到社会的尊重与回报,而狸猫太子残害忠良,废官为民,使他们赖以为生的经济收入不及身份、待遇所应享受的1/3至1/2。为了歪曲事实,欺骗众人,在《宣传提纲》中说什么特殊群体目前的处境“是企业在改革发展中遇到的暂时困难,是改革中利益关系进行调整的结果。”这些奇谈怪论真是卑鄙无耻,令人发指。

       人们不禁要问,“特殊群体”在军队服役期间除了得到过无数廉价的赞美之词以外,还得到了多少非份的,不当的利益?需要在改革中调整,倾斜出来?需要拿出来重新分配?又在什么时候才能彻底调整、分配完毕?现在国民经济持续、飞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快速提高,国家已有充足的经济实力解决分配不公,为什么“特殊群体”却永远要在“解困政策”基本框架里守贫待救,煎熬度日?什么时候才能让他们解脱“暂时困难”,共享改革发展成果呢?

       “狸猫太子”对于上述问题是永远也不会回答,也不敢回答的。因为,他们在策划这起阴谋政治时,就已经定了罪恶的基调:就是把这个“特殊群体”永远框死在享受改革发展成果“另册”的黑名单之中。这个“特殊群体”只能按自然法则办事,到了“死尽亡绝”之日才是彻底脱贫解困之时。狠毒之心,难道不是昭然若揭吗。此为十恶之三也。

       其四,花言巧语  卸磨杀驴 “狸猫太子”及其省市地方政府从山头、宗派的利益出发,对“特殊群体”这群退役“卸磨”的蠢驴,一直居心叵测,另有图谋,把他们的身份、待遇视为儿戏,任意戏弄,歧视谪贬,把企业当作退役蠢驴的“收容所”,废黜身份、待遇的“屠宰场”。中共中央在《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关于“人事制度改革”部分中明确规定:“分配到企业工作的军队转业干部按国务院、中央军委有关规定执行。”人事部及其同僚利令智昏,把这一规定置若罔闻,借推广深圳市企业人事制度改革的经验之名,挥动改革大刀,把“特殊群体”的身份、待遇一刀砍掉。

       为了掩人耳目,愚弄群驴,“狸猫太子”歪曲事实真相,胡说什么:“企业军转干部变成企业职工是企业改革的需要,不存在落实政策问题。”这是他们自愿选择到企业的结果,“身份、待遇问题,是企业自行‘参照’,军转干部自己‘比照’出来的。”一句话,人事部及其同僚把企业军转干部的身份、待遇一刀砍掉,是既符合“实际”,又符合改革的需要的。

       让我们追溯历史的发展,重新回放历史的记忆,揭穿这伙“阴谋家”“刽子手”的卑劣行径。历史的发展就是这样的。建国以来,历代明君诏曰:为了保国安民,征募忠良从军;奔赴战场边疆,奋战抢险救灾;圣上论功行赏,恩准官品俸粮;青春热血耗尽,离开军营回乡;群驴听从差遣,不分地域贵贱;官府政策承诺,俸禄一视同仁;朝廷节省俸禄,勒令企业分忧;宦官改革挥刀,废黜忠良官品;为了自身高薪,断绝蠢驴俸禄;群驴逼上梁山,怒斥权贵同僚;报国效忠何罪,卸磨杀驴难容。此乃十恶之四也。

       其五,虚设幻景 超度亡驴 “狸猫太子”在举刀杀驴之后,还振振有词地超度失去身份、待遇的群驴们到极乐世界内去享受极乐的人生。说:“特殊群体”在失去合法的身份、待遇后,有“特殊政策”给予“特殊照顾”可以享受优厚、周到、温暖的“慈善救助”、“党费资助”、“社团扶助”、“爱心帮助”和节日慰问,各种关爱、温暖应有尽有,胜过极乐世界,远比党、政机关工作人员的“高薪养廉”政策还要关爱十倍、温暖十倍。

       人们不禁有些惊奇,既然“废官为民”的蠢驴们,还有如此优厚的关爱、救助、温暖,为什么那些“高薪养廉”的政府官员还要抱着自己的身份、待遇不放,去买官、卖官、跑官、要官,甚至不少祸国殃民的贪官、污吏,罢官、受刑之后,身份、待遇、官爵、俸禄依然保鲜不腐,保值不贬呢?爱谁恨谁,不是一目了然了吗。此乃十恶之五也。

       其六,解困框架 无期囚笼  “狸猫太子”绞尽脑汁编造出一套“卸磨杀驴”的花言巧语,还精心制作了一个长期囚禁“特殊群体”的“解困框架”。十年过去了,在局外人看来“群驴”似乎获得了一套“环境优美”“物质丰厚”的“豪华别墅”,而身在其中的受害群体,深感这个“解困框架”是让受害者终身贫困的无期囚笼。

       在“解困框架”里施舍的物质待遇确实是品牌名优,包装华丽,要是拆开一看,就是“三个基本金”“两个平均值”“一个送温暖”。这些施舍之物全是彻头彻尾的官场上的伪劣的残茶剩饭,是政治宣传品。

       请看事实:“三个基本金”就是基本工资、基本养老金、基本医疗保险金。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生活的贫困群体,都会知道基本的含义,就是能维持生命存在的最低底线。“特殊群体”在退役、卸磨之前,都是行政23~19级的国家干部,工资收入等三项理所当然地在基本底线之上。“狸猫太子”和地方政府官员把解困的标准定在基本底线以下,甚至强令各级官员不能“突破框架”“超越底线”,这意味着什么呢?这究竟是在为“特殊群体”解困脱贫,还是要对特殊群体中超出“三个基本金”标准的部分,继续进行调整直到和“三个基本金”的生存底线保持一致,才肯善罢干休呢?难道“狸猫太子”和各级“解困官员”连这一点人性、理智和人事都不懂了吗?

       “两个平均值”只是在“三个基本金”的施舍标准上增加了一点新的涂料。正象黑心厨师在残茶剩饭上浇上了一层“添加剂”一样虚伪、滑稽。然而,在核定“平均值”标准时,省级政府“解困官员”更是大搞阴谋权术,数字游戏,采取“剔肥留瘦”“滥竽充数”的阴谋统计法:就是把垄断、外资企业的高工资、高养老金标准剔出去,把街道、乡镇,甚至半工、半农的国营农场职工的标准都吸纳进来,只要能达到压低企业军转干部的“解困标准”,一切卑劣手段他们是无所不用,无所不能的。真是何等卑鄙啊!

       他们还在“解困政策”中反复承诺,今后,在国家调整养老金标准时,向“特殊群体”实行倾斜。十年过去,国家调整养老金标准,已有七、八次之多,对在企业工作的其他群体,都能言而有信,落实到位,唯独对退役、卸磨的蠢驴却是口蜜腹剑,一毛不拔,发誓要把“卸磨杀驴”的阴谋政治贯彻到底。此乃十恶之六也。

       其七,“解困框架”到底到边  十年来,“狸猫太子”在“解困框架”里对“特殊群体”进行了一些低值的施舍,但是这一切都是被迫的,伪善的,剧毒的施舍。其险恶目的,就是在群体上访的逼迫下,以伪善、剧毒的施舍,低价收买、麻痺剥夺“特殊群体”要求归还“一个身份、两个待遇”的维权诉求,来书写执政当局“以人为本”“关注民生”的光辉政绩,为构建稳定、和谐社会装饰、遮羞。

       “特殊群体”不是灾民、难民、平民,十多年来,得到了一丁点儿施舍。但是,他们感受到的不是关爱、照顾和温暖,而是羞辱、歧视和愚弄。历史和现实使他们更懂得身份、待遇的珍贵、可爱,当权者的狠毒与无义。现在,当权者在略加施舍之后,就扬言“解困框架”“到底、到边”,“解困衙门”休业、关门。这只能使“特殊群体”又一次感受到当权者对受害群体的关怀是何等的虚伪与险恶。

       “狸猫太子”在臭名昭著的《宣传提纲》中,曾经有过这样的一段自供。“企业军转干部面临的暂时困难,积累时间很长,各方面的矛盾很复杂;解决困难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等等。这段自供足以证明人事部及其同伙对企业军转干部“废官为民”,进行迫害,图谋久远。彻底解困,毫无诚意。这就从反面教育了“特殊群体”,合法权益被剥夺是经济生活贫困,人生价值丧失的根源。依法维权、解困脱困必然是一个长期的抗争过程。正如“特殊群体”中流传的一句名言“违法侵权,无法无天;解困施舍,无底无边;侵权害民,没完没了,归还权益,一了百了。”此乃十恶之七也。

       其八,自吹自擂 请赏表功  据解困官员透露:每到年底,各级解困官员都要向上级政府汇报解困政策的贯彻落实;解困群体的稳定和谐,脱贫群体的感恩颂德。自然,这些作为是执政当局笼络人心、稳定社会所必备的政治手腕,不足为怪。十年前,《宣传提纲》一出笼,就率先垂范,为自吹自擂定下了基调。说:“解困政策充分体现了党和政府对企业军转干部的关怀爱护,受到了特殊群体的普遍理解和支持等等。”请这些超前表功,狂热自吹的宦官们,睁开你们的眼睛看看:这十年来,规模宏大,愈演愈烈的维权上访,难道是对你们违法侵权政策的理解和支持吗?难道是对你们关心、爱护的感恩和颂德吗?你们这样的厚颜无耻、自吹自擂和当今社会“男嫖女娼”的窑客们的无耻狡辩:“我们的男欢女乐是以人为本,关注民生,搞活经济,拓宽就业的落实、创新”有什么两样,只能说是异工同曲,同师共祖罢了。此乃十恶之八也。

       其九,迫害升级  何愁无词 《宣传提纲》出笼的十年,是特殊群体依法维权、守法上访,百折不挠,不断深化的十年,也是各级“解困官员”诚惶诚恐,忍辱负重,陷入泥潭,难以自拔的十年。狸猫太子面临如此劣绩斑斑、诚信滑坡的尴尬局面,本应从中汲取治国理政的经验,改邪归正。回到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上来,回到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一贯坚持的军转干部的安置政策上来,从源头上,从根本上维护企业军转干部的合法权益,平息“特殊群体”依法维权、守法上访的不稳定、不和谐的事态。

       然而“狸猫太子”却反其道而行之。说什么“特殊群体”的维权上访活动“是少数别有用心的人,打着维权的旗号,串联、煽动起来的”,是“西方反华势力,国内敌对势力,国际恐怖势力操纵、指使的。”破坏了社会正常的生活、工作秩序,如此等等,不一而是。真是迫害升级,何愁无词。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是对专制独裁者鱼肉百姓的一句名言,共产党执政的理念和这种专制独裁者是格格不入,水火不容的,为何在对待企业军转干部的身份、待遇上却和那专制、独裁者的作为一脉相承,何其相似啊!

       人们不禁发问:是谁对企业军转干部的合法权益违法侵权,把他们的身份、待遇凭借一段政治谣言就剥夺得一干二净呢?是谁对“特殊群体”依法维权,群体上访活动采取“三不准”的歧视、压制政策?是谁在高喊建设民主、法制社会的口号下,对依法维权,守法上访的人员,采取重点监控、人员盯稍、行政拘留、武警警戒等不正当手段进行“控、管、打、压”等侵犯人民民主权利的行为?现在,国家掌握着强大的专政机器和先进的侦破技术,完全可以采取各种专政手段把“特殊群体”中被“三种势力”操纵的动乱分子揭露出来,绳之以法,为何又是如此心慈手软呢?为何却把“特殊群体”在民主、法制范围里的正当、理性的物质利益诉求,和“三种势力”牵连起来呢?这不是别有用心,又是什么呢?

       十年来,“特殊群体”维权上访的实践表明:企业军转干部尽管身处逆境,惨遭伤害,但忠诚于党,报效国家,服务人民的赤子之心永不改变;酿成这起昨日持久,永不平息的群体上访事件的幕后黑手,不是“三种势力”操纵的“少数人”,真正的幕后黑手是人事部及其《宣传提纲》推行的乱政害民的“解困政策”,侵害了公民的正当的、合法的权益,激发了人民内部矛盾的结果。如果把这种事态的社会责任推卸给受害群体,进一步加大迫害力度,这只能是痴心妄想,白日做梦。此乃十恶之九也。

       其十,乌龟缩头 死不改悔  近年来,解困框架,名声狼籍,群体上访,直逼京城。“狸猫太子”的官府里又付出一则谣言:对企业军转干部“一个身份、两个待遇”的群体上访不准接待,政策咨询不准解释,行政诉讼不准立案。笔者简称之为“三不准”。在法无公正、官无诚信、民无尊严的年代,这“三不准”是否属实已无关紧要,说了和没说也无多大区别。不过要是把“三不准”和“解困官员”十年来的狼狈处境联系起来解读,这“三不准”的实质就是“三不敢”,这就更真实,更确切了。

       据笔者亲身经历,07年,曾发生过上千名企业军转干部上访最高法院,诉求法院依据行政诉讼法,立案受理人事部违法剥夺百万企业军转干部“一个身份、两个待遇”的合法权益。最高法院当局迫于形势,承诺由各省、市高、中级法院受理,这个“毒蛇蜕皮”的谋略,立即使全国各省、市的高、中级法院陷入了“有法不能依”“该立不敢立”的两难处境,全国上下的各级法院都仿效最高法院当了缩头乌龟。

       还有亲身经历者透露,在某省长沙市中级法院里,一位副院长在接待“特殊群体”请求法律援助的代表时,昂头挺胸,趾高气扬,玩弄法律词藻,阐述不能立案受理的理由,被诉讼代表义正辞严将不能立案、受理的歪理胡说逐条批驳,使其理屈词穷。最后,心虚胆却地说:“你们想想,全国有哪家法院受理过此类案件,哪家法院能够对此类案件作出过任何答复。”说完之后,只得一扫登台亮相时的威严风采,如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离开了接待厅。当诉讼群体再次到法院请求答复、立案、受理时,诉讼代表近百人在接待厅里坚守七天七夜。这位口口声声高喊有法必依,依法治国的中级法院的掌门人却避而不见,成为威风扫地、任人嘲弄的缩头乌龟。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乌龟可算是吉祥之物。在历代无数的古建筑群中,那驮着圣旨、功德碑的乌龟更是昂头伸脖,神气十足,是令人十分喜爱的神龟。但是,“解困官员这十年中似乎没有神龟的神态、神气,从上到下,从大到小都只是一个个忍辱负重的缩头乌龟。

       认真分析起来,确又难怪。首先,缩头乌龟们背上驮的不是圣旨,不是功德,而是骗人的谎言,害人的铁证,哪里敢抬起头来,伸长脖子呢?再说,当初昂头伸脖子时,说话、办事都是拿着谎言当圣旨,搬出家规当王法,这套把戏早被“特殊群体”识破、骂臭了,怎么还能不知羞耻,继续吆喝呢?还有,现在官场时风愈下,真话、实话不能讲,假话、空话惹人恨,出头挨刀宰,缩头保官运。当当缩头乌龟,又有何不好,又何乐而不为呢?

       政坛上形形色色,大大小小的缩头乌龟如此繁衍成灾,实为不怪。俗话说:前头的乌龟爬条路,后面的乌龟照路爬,人事部及最高法院当初刚省人事的时候是何等昂头伸脖,目空一切,曾几何时,在群体上访、诉讼的正义洪流之中,都变成了缩头乌龟,并成了缩头乌龟的领头龟、保护伞。这样一来,缩头乌龟繁衍成灾,死不改悔就不足为怪,顺理成章了。特殊群体的合法的、正当的维权诉求,杳无音讯,冤沉大海也就不足为怪了。此乃十恶之大全也。

       “狸猫太子”和《宣传提纲》乱政害民已经十个年头了。改革发展和稳定、和谐的社会实践早已验证出人事部及其同僚违法侵权,废除治国安民的企业军转干部“一个身份、两个待遇”的安置政策,推行乱政害民的解困政策是一种阴谋政治,是极其错误的,不得人心的。

       这伙专权的宦官及其同僚,策划这一阴谋政治的初衷,就是想以卸磨杀驴的手法,把企业的百万军转干部作为人事部制度改革的“殉葬品”,摸石头过河的“垫脚石”。实现“一箭双雕”的险恶目的,既可为“高薪养廉”筹措俸饷,又能为排斥异己开脱罪责。十年的现实与阴谋政客的初衷大相径庭。高薪岂能养廉,摸石岂能过河。忠良决非异己,一箭何能双雕,阴谋政客的结局,如同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人一样愚蠢,一样可笑。

       更值得当权者深思的是人事部及其同僚,掌握着强大的国家机器,控制着先进的舆论工具,权力不可谓之不大也,防范不可谓之不严也,打击不可谓之不力也。为何让群体上访越压越旺,久不平息;为何使解困官员狼狈不堪,威严扫地。这一切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几千年前古代仁人志士都深知这一治国安邦的至理名言。难道执政才60多年的共产党人就把列祖列宗的至理名言,忘记得一干二净了吗。

       望当权者回首十年,幡然悔悟,知错能改,三思而行。

                                               (洞庭之声)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