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1934的博客

总督:总在监督不符合情、理、法的社会现象。

 
 
 

日志

 
 
关于我

51年参军,52年立二等功,53年提干,55年复员,94年在企业退休。会计师。曾在会计师事务所任副所长。民建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八一’老兵相聚”见闻试评  

2012-01-04 21:56:34|  分类: 护法维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说“八一”上午,为纪念“八一”建军节64周年,有一些老兵将在广州中山纪念堂广场西边相聚。我欲看有无可写的事,便约了支部积极反映社情民意的老显伟一同前往,并约好在中山纪念堂公交站等齐同往。因老显伟遭遇堵车迟迟未到,叫我别等他,时已将十点。

       

   此前见相识的老兵罗东友经过,说他们在西边地铁附近多时,未见几个人,已向东去了。

 

   我与同伴也向东走去并向纪念堂广场看去,不见有多人相聚的情形,及至吉祥路,才看见省府门前西边绿化带附近有一群人,胸前大多佩着“老兵”的标识。

 

   省府门前绿化带外的水泥围栏上坐满了老兵,没处坐的,便站着、走着,平静地互相交谈、看资料,摄录、互相照相留念。

 

   我也拿出了摄像机,记录着平静地相聚的老兵们。

 

   有个老兵因不信有人说“打警察”和“街道通知其体检是用的街道的指标而不是军转干部应有的规定”而忿忿不平地大声说着。

 

   黄少端进入了我的镜头,举起贴着止血贴的手肘,激动地说:这就是“他们”弄的------。据说,老兵们最初是在中山纪念堂广场内相聚的,由于人数逐渐增多,引起了公安的注意。出于公安安保的职责,提高警惕是必要的。但不久,公安便在喇叭中喊叫:此地不能逗留,要老兵们离开。老兵们据理力争,闻讯奉命而来的街道综治人员,配合公安,欲强行将所属老兵带走,引发了言语、肢体冲突,伤了一些人,黄少端也伤了。

 

   为什么一定要将老兵们驱离公众休闲活动的 广场,剥夺他们的权利呢?

 

   后来老兵们被迫转到中山纪念堂东边,省府大门旁绿化带附近相聚。

 

   绿化带附近老兵的外围站了很多公安和特警,有些拿着高音喇叭反复地喊:“请各位老同志,听从我们的引导,到信访处去反映问题。谢谢配合!”这本是充满关怀爱护的温馨语言,但却使用得不得当:

有的公安拿着高音喇叭,凑近老兵的耳朵喊叫,引起老兵的不满与指责,又发生了一些语言肢体冲突。其中,警号021000、肩章两杠三豆、带眼镜的警官指着与之理论的老兵,命令其下属:“对住呢个!”(粤语,即对准这个)更惹得老兵群起责问:“这是什么意思?”要其说清楚。场面一度肢体碰撞激烈。幸双方的人都在尽力推拉劝开当事人,事态才得以缓和。

 

有个公安对老兵们说:你们退休了,我们还要养你们------,又引起了老兵们的不满,奋起与之理论。

 

一个拿着摄像机在游走拍摄的特警,追踪着我持续地摄,我索性停下,对着他,让他摄了个够,不知是否又是“对住呢个”的“意思”呢?

 

据我所知,老兵今天不是来上访的。是为纪念八一建军节来相聚。过去,国家为纪念八一建军节规定了可按“人头”标准支付一定的费用由单位组织活动,如开茶话会、看电影、喝茶、聚餐、旅游等,但近几年不知何故却静悄悄地取消了。现在老兵们自发地相聚纪念,且是在公众休闲场所,既没有大声喧哗、打闹,影响别的游客,也没有影响治安的暴力迹象,更没有发生威胁安全的“突发事件”,何须如此“敏感”,为面对的许多颤巍巍的、已是耄耆之年的或已进入“随心所欲而不越矩”之年的,曾为我国今日的繁荣富强和安定,无条件的付出了自己青春的,昔日的师、团、营、连、排和兵的 “老兵们”,而出动如此众多的公安和特警?且言行令人心寒!就是不见有公安、特警主动去找老兵们询问、交流、沟通,而是一味地重复广播着主观想当然、或根据错误信息导致的无的放齿的“到信访处去反映问题”,让人啼笑皆非。

 

即使为“以防万一”也可在暗中“静观其变”呀!现场的境况,有损和谐和稳定。老兵们 觉得“脸红”,深感对这些“公务员”恨铁不成钢。

 

老兵们今天不上访,并不意味老兵们提了十多年的诉求已圆满解决或“有80%以上的人已满意”而不需要再提了。上访将由不同的代表另择时日按《信访条例》的规定处理。

 

   我正在老兵相聚现场摄录当时的状况,有人拍我肩膀,我一看,原来是街道负责综治的,他笑着对我说:摄完就回去吧!我心想:老兵相聚,也要被监控,这究竟根据的是哪条法?我在了解老兵相聚的情况,也要受到监控和阻拦,是何道理?我继续摄录,见到还有两位街道管综治的主任,其中一位问我是否负责摄录的?我回说,我摄录是个人行为。不久我的手机响铃了,是家里打来的,讲话的是居委会的书记,劝我即回家。随后,我的手机不断地响铃,家人要我即回家、居委会管综治的劝我回家。街道和居委会的负责人都要我“理解”、“配合”、“支持”,不要令他们“难做”。他们也很理解和同情我们,但为了“工作”和“饭碗”,他们只能服从“上级”的“命令”,而不管其是否违法。我“听从”了“劝导”,离开了现场。虽然这样的“监控”和“阻拦”是违法的,但按过去的“规定”,他们是要被“扣分”的。如果“上级”要对今天在场老兵们的街道、居委会“扣分”的话,我觉得这将是很不公平的。

 

   反映上述见闻,如能对政府工作有点参考价值,则不胜荣幸。

 

 

 

    六十年前的老兵、五十八年干龄、荣立二等军功、广州民建会员叶燕祥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日

 

  评论这张
 
阅读(75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