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x1934的博客

总督:总在监督不符合情、理、法的社会现象。

 
 
 

日志

 
 
关于我

51年参军,52年立二等功,53年提干,55年复员,94年在企业退休。会计师。曾在会计师事务所任副所长。民建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权益尚待保障同志仍需努力  

2012-01-04 21:53:07|  分类: 护法维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广州地区一些企业复、转、退军人到省府走访,欲向省党政领导反映权益受到侵犯、被剥夺的问题而未果。从此经历了艰难、曲折,至今已六年漫长岁月的维权信访,仍未能依法取得应有的答复和解决。

我们既是为了维护党和国家依政策和法律赋予我们的权利,也是响应新一代领导提出的《依法治国》、《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实施纲要》,为维护法律的尊严、国家和政府的形象、早日实现建设法治政府的目标。

六年来,尽管大大小小的政府官员,无时无地不在压制、打击、不可理喻地用一切见不得阳光的伎俩,乃至置明目张胆的违法而不顾,阻止上访,封杀维权的声音。但是,我们依照宪法、法律、法规所赋予的权利,不怕失败,不畏强权,哪怕明知无效,也要表达自己的意愿。有些同志为维权,不顾自己已年老多病,已与我们永别了;有些同志为维权,身心受到伤害或不公平对待,但还是坚持着依法信访。至今,虽然问题未能全部依法解决,但还是改善了一些同志的生活待遇。为了实现依法解决我们的权益,我们仍需努力。现将六年维权的有关情况分述于下:

一,六年中复、转、退军人待遇的改善:

1,广州市人民政府先后于2005年发了103号文、2006年发了35号文和105号文、对在企业的军转干部给予了生活补助。2008年又在规定外增加了一些生活补贴。企业军转干部的待遇提高了不少。

2,广东省人民政府先后于2006年发了80号文、2009年发了213号文,对省直企业的军转干部给予了生活补贴。

3,为一些企业军转干部、残疾军人解决了住房的问题。

4,为个别企业军转干部家属解决了户口和工作。

5,给予一些复、转军人每月固定的生活补贴。

6,对一些重病的企业转业军人给予了专项的补助。

7,理顺了市演出公司复、转、退军人的养老金待遇问题。

8,重大节日能关怀一些老、病、残,复、转、退军人,对其进行慰问并送上慰问品(金)。

 

二,政府的不作为、失信与违法(附简评)

过去了六年,都没有能够依法解决我们的维权诉求,充分说明了政府工作的不作为和诚信的缺失及依法行政的不足。请看我们维权的经历:

1,2004年10月25日我们到市府走访,人事局连[人发(2002)82号]、[中组(2002)13号]和[中办发(2003)29号]文都不知道(失职)。

2,2004年12月29日我们到市府走访,市人事局陈副局长竟然说“企业军转干部,组织部、人事局、社保局都不管”。后由市领导明确,才由人事局管。(混乱)

3,2005年1月14日,我们到省委信访室走访。8号负责人答复“你们提出的‘离休’等问题,已报省领导研究”(至今也未依法回应)、“林树森书记是中央候补委员、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广州的工作,省委分工由他负责,我们不过问”(可以不过问吗?)。

4,2005年3月16日我们到市人事局走访,江局长说“你们企业干部奖金多,捞够了才退休”(能这样说吗?)。

5,2005年3月17日,我们到市府走访,“要求市领导接见”未果,随即到省府走访,信访局周鹤山处长答应将我们的维权诉求向省领导汇报(后无反馈)。

6,2005年3月18日,沈柏年常务副市长约见我们时承诺“中央有文件,坚决执行”。(现还有多少文件没有“坚决执行”?)

7,2005年6月20日,我们到省府走访,“要求还我权益”。省人事厅赵副厅长、市府崔副秘书长共同接见。赵副厅长表态“我们派工作组到广州市,检查督促落实执行企业军转干部政策情况”(后无反馈)。

8,2006年6月16日,苏泽群常务副市长接见我们时,我们提出“政府要依法行政,要保证我们的安全,不要再监视、监控、跟踪我们,这是违宪,是侵犯人权”。苏竟然说“这样好嘛,关心你们嘛!”(真使人啼笑皆非)苏还拍着陈森代表的肩膀说“陈森同志,你去过抗美援朝,你们是功臣,在我的职权范围内,我一定要提高你们这些老同志的待遇”(讲过以后就没有了下文)。

9,2006年12月27日,我们到省府走访,询问我们信访事项处理情况并要求省领导接见,未果。

10,2007年1月4日,我们再到省府走访,询问我们信访事项处理情况并要求省领导接见仍无果。

11,2007年4月30日,许瑞生副市长和人事局江云局长接见我们。江云竟然说“解困政策已落实了,没有不落实的”(泛泛而谈,落实了哪条?)。对我们提出的“权益问题”、“监控问题”,许副市长均不表态(回避),只叫把意见归一下,送有关部门处理(推、拖)。我们还送给许副市长很多个人的材料,以后也没有下文(无反馈)。

12,2007年6月20日。此前,在诉求得不到回应,多次求见领导又不成的情况下,我们的代表陈森告知政府,将于该日各自到省府信访处走访。并对共同的信访事项,推选了五个代表。政府有关部门非但没有依照《信访条例》的规定,依法“接见”、“教育”、“疏导”,反而作出“监控”、“阻挠”、“镇压”的决策,传讯、跟踪、绑架了代表等,阻止他们前往信访部门,将事态扩大,造成多人受伤、一人住院两个月。当天,一百多号老军人被诬“违法”,暴力送越秀山预设的临时拘留所登记、审查、处理。此后,诸多“受害”的当事人纷纷向有关部门反映“受害”的经过,要求查处政府部门的违法行为,给“受害”人一个合理合法的说法。但至今仍未得到。(违法、渎职、侵权)

13,2007年12月10日,我们将“六二0”事件等的材料用挂号信寄给省委书记汪洋,没有回应。(无反馈)

14,2008年1月10日,上午,我们到省府走访,石廷汉走到吉祥路和应元路交界处,突然遭到几个大汉拦住,并抓住其欲往一辆前后没有车牌的灰黑色面包车上推,经石奋力抵抗和四周众人呼喝协助下,才免遭“绑架”。我们向接待我们的省信访处尹志强处长提出抗议。尹说,这是广州市公安局的事,故又叫广州市信访局黄、叶局长一起接待,黄答应将“六二0”事件、“绑架”和“待遇诉求”向市领导汇报。(无反馈)

15,2008年1月22日,将石廷汉险遭“绑架”的材料等用挂号信寄给省委书记汪洋,没有回音。(无反馈)

16,2008年1月25日陈国副市长接见。我们谈了“落实政策”、“六二0事件”、“绑架石廷汉”问题,并送上有关材料。陈副市长说“政策问题我们是100%执行了,没有不执行的”(未针对诉求条文回答)。“六二0”和“绑架”问题,只字不提(回避)。

17,2008年7月30日陈国副市长接见。接待处有数十人在等听接见结果。陈知道后竟然说“我不接见你们了”(视接见为恩赐),导致一代表愤而退出。陈仍说“100%的落实了政策”(仍不针对诉求内容的条文回答)。对“六二0”问题不提(仍在回避)。

18,2008年9月27日陈国副市长接见。我们再提落实“待遇”、“解困”、“六二0”问题,并增送了有关材料。陈仍未针对诉求事项内容作答,再泛谈“已100%落实政策”(选答)。对“六二0”问题不表态(仍在回避)。

19,2008年12月22日,陈国副市长受市党政领导委托约见我们。对我们所提问题表态:

1)“‘六二0’,你们是有组织的集会游行示威(莫须有),拉标语(被公安包围后)、唱歌(被诬陷后)、超过五个代表(有几个代表?)集体走访,违反了《信访条例》、《集会游行示威法》、《治安管理法》(诬陷、越权释法)。”

2)“离休问题,广州市无权决定”(法律规定按干部管理权限)。

3)“军转干部政策已100%执行”(大言不惭)。

4)同意我们要求观看现场公安摄录的“六二0”完整录像。(未兑现)。

5)“你们认为有哪些政策没有执行的,只要具体指出,我们一定跟进,依法解决”(没做到)。

6)“尽快再预约你们对话”(至2009年6月17日)。

20,2009年6月17日,陈国副市长约见。

1)告诉我们“已令丁副主任、何副局长下访你们,主动沟通,解决问题(至今未见)。”

2)“你们超过五人在省府门前(不是信访处门前吗?)上访,违反了《信访条例》第十八条(任意释法。具体条文怎样写的?)”

3)“诸多职能部门中,公安局是最谨慎的。你们如不采取当时的形式,就不会这样处理(‘形式’有何违法?‘这样处理’不违法吗?)”

4)“资料我都看过了(却未针对诉求事项答复),已交各业务部门处理(几年了,现在才交业务部门处理?)。政策以外的待遇,中央强调不要开口子(我们只要求依法保障权益,不要求‘开口子’)”

5)同意用书面答复我们的问题(未针对问题答复)。

6)预约了7月中旬继续对话(又拖至9月1日)。

21,2009年9月1日,陈国副市长约见。由职能部门回答问题并送书面文件。

1)“解困的生活补贴标准问题,已按‘82号’、‘29号’文精神执行:‘按养老金平均水平计算’(应是‘职工平均工资和养老金水平为确定补助水平’)。

2)“医疗问题的解决,应通过社会医疗保险和申请救济帮助(应依法恢复原有的公费医疗)。”

3)“干部身份问题,我们只能按上级文件的‘统一口径’执行(应按‘法律至上’原则,‘下法’不能抵触‘上法’)。

4)“关于梁政的问题,我们已按程序办理,不存在渎职侵权、打击报复(省厅已以上报‘不规范’退回;诸多的‘非法理由’怎脱‘渎职侵权’和‘打击报复’之嫌?)”

5)“‘离休’问题我们无法解决,要由中央统一考虑,我们可以再书面反映(我们要求按《信息公开条例》取得‘上行法’‘离休条件’的立法(司法)的有效解释,至今未得)”。

6)“2007年6月20日发生在省政府的上访是不合法的。违反了《集会游行示威法》第二条、第八条、《信访条例》第十八条、第二十条等法律法规规定,属于非法集会。公安机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第六条、第二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一条、第七十八条等的有关规定,依法进行处置,符合法律规定,不存在民警对聚集人员实施镇压和抓人打人问题”(穂公群[2009]2108号)。(对上述歪曲事实、强加于人、潜权释法、渎职侵权、冲撞抓抬、伤人住院、欲盖弥彰、簧舌狡辩、妄顾法律、执法违法的《答复意见》我们9月9日申请了复查)。

22,2009年11月14日穗府信访发出[2009]37号〈关于石廷汉等信访问题的复查意见〉答复:“经查,市公安局已将政策依据和处理情况向你们做了明确解释说明,其信访答复意见并无不妥,予以维持。”(无视我们历来反映关于“六二0”材料的内容、未针对具体条文释法、不听取信访人陈述的事实和理由的“经查”,我们不服,于11月23日向省府申请复查复核,公告听证。)

23,2009年12月23日我们到省府信访处询问复核情况无果。(违规,未按规定期限在30日内提出复核意见,办结信访事项。)

 

三、“维权”政策、法律尚未落实,同志还须努力:

我们认为所诉求问题,政府工作部门如能重视、认真对待,积极处理,依法作为,本不是很难的:认为是正确的,就依法处理;认为不正确、理解错误,就依法进行教育、疏导;认为本级政府无权处理、解释,即依法转给有权部门处理、解释。为什么经过几年了,都未能这样做到呢?政府工作部门能给出什么合理的理由呢?只能是“不作为”。现在还须重提落实以下政策、法律问题:

1,“解困”的生活补贴标准。现在存有异议。应按〈信息公开条例〉取得有效的解释。

2,“同一身份,不同待遇”的问题。现执行的“红头文件”抵触了诸多的法律文件。应按“宪法至上”、“法律优先”的原则处理。

3,“医疗待遇”问题。现执行的“办法”,抵触了诸多的法律文件。应依法按“新人新制度,老人老办法”处理。

4,“离休”问题。“法”与“法”矛盾、条文理解有歧义。应按〈信息公开条例〉取得有效解释。

5,“立功军人”可增加退休金问题。是政府工作部门不作为、不执行。

6,“当地解放前入伍”可每月享受补贴问题。是政府工作部门不作为、不执行。

7,“‘复员军人’是优抚对象”。都应享受有关的“补贴”、“补助”,不应存在“被优抚者”。

8,“向1953年前参军的”等,“倾斜”、“照顾”、“优待”、“长效机制”等,没有很好体现。

9,梁政的问题。是政府工作部门推、拖、刁难,不作为。应摒弃“非法理由”,依法决定、处理。

10,抗日干部张传问题。市园林局“小题大做”、“违法行政”,应“还其清白”、“落实政策”、使其“安度残生”。

11,抗日干部梁伟文,现住四十多平方,应按政策给予关怀、调整。

以上内容供大家参考。

二0一0年一月二十六日

 

 

  评论这张
 
阅读(5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